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变迁序列 >

宛若游龙 :朱利思·艾伯哈特序列青铜与陶瓷传奇

归档日期:10-15       文本归类:变迁序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本文是SACA翻译整理的朱利思·艾伯哈特(1936-2012) 所藏早期中国艺术品文章。前半部分介绍2013年苏富比专场拍卖的10件青铜器物;后半部分介绍同年德国纳高拍卖的早期陶器和石雕精品,从这一批审美极高的收藏去探讨一个藏家趣味的养成之路。

  奥地利著名建筑师、中国艺术品收藏家朱利思·艾伯哈特 (Julius Eberhardt), 1936年3月1日生于奥地利圣帕尔滕 (Sankt Pölten),2012年3月25日逝世于维也纳。

  朱利思·艾伯哈特大学时就读维也纳国家美术学院,并于1960年通过严格的建筑学国家考试而获得建筑与土木工程师证书,1964年继承父业开始经营其父1928年创建的建筑公司,至1993 年该公司已发展为拥有1300名员工的建筑公司。

  朱利思·艾伯哈特本人对艺术有着天赋的敏感直觉,多年系统的研究学习又使他养成了严谨的学术态度。早在其就读大学期间,已经对中国古代艺术史特别是中早期艺术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大学毕业后他亦曾前往东亚旅行,从而开启了他对中国早期古代艺术的执着向往。

  “...从新石器时代到唐代艺术品,其收藏无数,囊括了原始陶器、先秦青铜礼器玉器到盛唐三彩艺术,藏品的时代跨度之大、艺术风格范围之广令人惊叹...”

  1999年,他在维也纳创建了设备齐全、面向研究者与公众的中国古代艺术博物馆,并于博物馆内开设环境优雅的小图书馆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提供舒适的研究之所。因其毕生对艺术与公共事业的贡献与成就,2002年获颁奥地利国家银质勋章,2008年获颁圣教皇骑士团中将衔银质勋章。

  一个极具品味成功的收藏,永远离不开背后超一流专业艺术品经纪人的循循善诱与用心打造。

  “艾伯哈特先生这位“背后的男人”则是大名鼎鼎的学者、纽约艺术品经纪人、前苏富比北美主席:蓝理捷先生(ly)”

  2013年,朱利思·艾伯哈特先生(Julius Eberhardt)珍藏的瑰丽青铜礼器亮相苏富比,一时间世界顶级艺术品藏家与行家齐齐亮相纽约,包括伦敦古董商 Eskenazi、比利时青铜女王 Gisèle Croës … 拍卖开始前,也许大家都知道这会是一场命中注定的传奇拍卖。

  “本场青铜器以传承有序着称,其中大多数来自战后希腊驻华大使AJ Argyropoulos(1894 - 1978)旧藏。”

  “这组青铜礼器包括《作宝彝簋》,是极其罕见的方座簋式食器;《父丙爵》,一对珍罕的圜腹温酒器;《母辛尊》,铸工华美的盛酒器以及《作册瞏卣》,铸有三十五字铭文的重要酒器。 《母辛尊》和《作册瞏卣》更是出自晚清收藏大家潘祖荫(1830 - 1890)旧藏。”

  如此显赫传承的高品质青铜礼器为鉴藏家们提供了千载难逢的购藏机遇与市场教育,总共10件拍品,引来的却是最高水平的争夺。

  喇叭口,长颈直腹,外撇圈足,下有高折沿,腹和圈足各有四道扉棱。颈部饰蕉叶纹,内填倒置的饕餮纹,其下有蛇纹一周,腹和圈足均饰饕餮纹,圈足上沿饰夔龙纹一周,通体又以精细的雷纹衬地。觚为饮酒器,常与爵配对形成基本的礼器组合。本件青铜觚铸工精美,造型优雅,通体饰以三层花风格的纹饰。圈足内一字族徽可释作刀,为一把立在三足形樽上的卷首刀的造型。

  长流,曲口尖尾,口沿上有一对菌状柱,深腹圜底,三棱锥足外撇,腹一侧设兽首鋬。流和尾均饰蕉叶纹,颈部饰三角云纹,腹饰饕餮纹,均以雷纹衬地。爵为温酒器,常与觚配对成套,形成礼器组合的核心形式。此件爵杯铸工精美,造型稳重。器身饰以高凸的兽面纹,视觉效果强烈。

  侈口鼓腹,束颈兽首耳,下有长方形珥作兽鸟形,圈足下连铸方座,器腹和方座均饰饕餮纹,方座上饕餮纹位于四角,间以立鸟纹,器腹又饰以两道宽厚的鸟形扉棱,圈足饰夔龙纹,主体纹饰均以云雷纹衬底。

  方座簋起源于商末周初将青铜礼器置于台座上的习俗,是一种地位崇高的盛食器。西周早期最重要的两件青铜器皿,《天亡簋》和《利簋》皆为方座簋的器形。

  “本件《作宝彝簋》艺术表现力独特,其方座上的兽面被安排在四角,展现出三维立体的视觉效果。在已知的方座簋中,采取这种构图方式的仅有四件,其中一件是于1993年6月8日在伦敦苏富比拍出的《伯矩簋》(lot.119)。《伯矩簋》出自晚清著名收藏家潘祖荫旧藏,后由上海古玩行金才记于1946年售与一位欧洲藏家。”

  值得一提的是《作宝彝簋》也是经由金才记,在1948年售与希腊驻华大使HE Alexandres J. Argropoulos的。潘氏藏器目中录有一件《作宝彝簋》,不知是否为本件器物。

  本件器物由 Eskenazi 在现场买下,为他在本场代表客户买下的五件之一,据说买家是神秘中东买家。

  隆顶,,器身略弯,,下端有开口。顶饰一对卷体凤鸟纹,器壁饰相对的长尾凤鸟纹,凹陷处为原为宝石镶嵌,主体纹饰以云雷纹填地

  “旄是高级贵族军事权力的象征。这件铜饰是旄的下半部份,和鸭嘴型的上半部份以木柄相连。此器小巧精致,据说是著名艺术史学家,文艺复兴艺术权威学者Bernard Berenson所收藏的唯一中国青铜器”

  敞口,直腹,矮圈足外侈,通体有四道扉棱。颈饰蕉叶纹,填以倒置的饕餮纹,下沿饰相对的夔龙纹,腹部饰两道凤鸟纹,凤鸟纹带之间为一周直棱纹,圈足饰饕餮纹,两侧加饰夔龙纹,主体纹饰均以云雷纹衬地。

  此件《母辛尊》原为一套青铜酒器中的一件。现存另外两件铭文相同,纹饰风格一致的直筒提梁卣分别藏于日本东京出光美术馆和美国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

  “值得一提的是,两件《母辛卣》都是出自清末收藏名家端方的旧藏,并著录于《陶斋吉金录》,而本件《母辛尊》则出自另一位清末收藏大家潘祖荫。”

  潘氏收藏《母辛尊》的传承可以从两个方面得到确证。在现存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一张《母辛尊》的铭文拓片上,衿有潘祖荫的收藏印郑盦所藏吉金以及题签燕母辛尊。另外,在顾廷龙辑录的《攀古楼藏器目》中也有亚其矣作母辛尊的记录。

  爱新觉罗·盛昱编著的《郁华阁金文》里,另外还有一张《母辛尊》铭文拓片,衿有与盙斋藏古酒器风格相近的鉴藏印。因此,本件青铜尊的传承或可上朔至晚清收藏大家陈介祺。潘,陈同为晚清著名的金石学家和鉴赏家,二人过从甚密,潘祖荫在与陈介祺的通信中常以侄自称,而盛昱的《郁华阁金文》中的拓片亦多取自潘,陈二家。本件尊的铭文还被收录在其他几本重要的金文著录中,例如罗振玉的《三代吉金文存》。然而在近年的多部学术著作中,《母辛尊》因其铭文被误认为是《母辛卣》的铭文之一而被错编。此次器物的重现有着补正学界疏漏的重要意义。

  有盖,浅腹,附耳,蹄足,口沿一侧设虎头形流。盖面饰交龙纹,盖内饰三只龙首,钮做立虎状,两侧分置跽坐小猴,颈饰重环纹,腹部饰垂鳞纹。

  “流鼎又称匜鼎,为饪食器。这件构思巧妙,铸造精美的小流鼎是弄器之属,考古中多出土于女性墓葬,当是供贵族祭祀或赏玩的特殊青铜器物。”

  宽流,尖尾上翘,圜腹,三条刀形足外撇。流和尾下饰蕉叶纹,填以饕餮纹,颈饰三角纹,腹饰兽面纹,均以云雷纹为地。

  “圜腹爵是爵类器物中极其罕见的一种器形。这对爵杯不仅造型独特,而且在内壁铸有四字铭文(臣曾)作父丙。爵类器物一般将铭文铸于鋬内,铭文铸于器内壁的例子十分罕见。”

  这对《父丙爵》出自陈仁涛旧藏,并著录于《金匮论古初集》。陈氏为著名钱币收藏家,其收藏的新莽国宝金匮值万为海内孤品,因名斋号曰金匮室。金匮室所藏金石亦富,其中不乏珍品重器。

  体呈椭圆形,直口,垂腹,矮圈足外撇,盖顶隆起,下沿作束腰形,盖面中部有圈形捉手,提梁两端设貘首。颈部和器盖均饰两道弦纹,前后又各饰一浮雕貘首,圈足饰一道弦纹。器身器盖对铭,各三十五字(重文两字),释作:唯十又九年,王在斥,王姜令作册瞏安夷伯,(夷伯)宾瞏贝布,扬王姜休,用作文考癸宝尊器。

  《作册瞏卣》是西周昭王世重要的有铭青铜器。其铭文记载了王姜命作册瞏安夷伯的事迹,并有唯十又九年的明确的纪年,以及王在斥的记述,对于了解西周历史和研究西周积年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有别于西方藏家注重器形,纹饰的收藏品味,中国的青铜器收藏历来偏重铭文。此器曾经吴式芬,潘祖荫收藏,其铭文自道光二十二年在吴荣光的《筠清馆金文》中第一次发表以后,曾先后被二十多部重要金文著作收录。

  古本《竹书纪年》有载:“周昭王十九年,天大曀,雉兔皆震,丧六师于汉。”此器记载的十九年即是昭王丧师江汉的年份,而王在斥的记述当和昭王南征有关。

  “《作册瞏卣》的铭文不仅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还是一篇难能可贵的书法作品,其笔法介于西周早期雄健刚劲的波磔体和西周中晚期雍容华贵的玉箸体之间,结字生动活泼,富有生趣”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瞏尊》,和本件《作册瞏卣》是同一作器人为纪念同一事件而作,但其铭文缺失纪年部份。尽管《作册瞏卣》的铭文学者多有阐述,但器物却已久未露面,此次器铭同现,为学界藏界之幸。

  杯状直口,矮圈足,腹上部有二环型耳。器身饰错银鸟纹两周,隔以错银宽带,圈足饰错银宽带一周。

  “本件错银筒形器为著名欧洲藏家D. David-Weill旧藏。D. David-Weill是上世纪初欧洲极富盛名的收藏家,巴黎吉美博物馆以及罗浮宫都藏有他捐赠的艺术品”

  其后本件器物又曾被美国著名青铜器收藏家Arthur M. Sackler收藏。

  整器铸成一牛角形兽首,双角折向上翘,中脊突出,圆眼尖耳,宽鼻上卷,嘴饰一对尖牙。

  “这类青铜兽面是马冠饰,用以彰显马车乘坐者的社会地位以及神权。值得注意的是,本件冠饰角的两端采用了分铸法铸造。这是为了形成空心的角而采取的复杂铸造工艺,在平面器物上十分罕见”

  昔时唐太宗有言「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书·列传第二十二·魏征)每个时代的艺术都有各自时代的烙印,为后人展现出那些时代的兴替变迁。

  “通过这些璀璨的古代艺术,今人方可窥见古人的物质生活,领阅其精神世界,或简洁自然、或高雅空灵、 或富贵奢靡、或流光宛转…”

  朱利思·艾伯哈特 (Julius Eberhardt)先生的收藏,无论是青铜还是陶瓷,都展示出了惊人的质量和审美趣味。这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他找到的伟大艺术品经纪人Lally先生,另外一方面也是源自其自身对美的敏感和坚韧的耐性。

  “中国历史上下五千年,艺术亦有五千年,而早期古代艺术能传世于今者,莫异于沧海得遗珠。那些沉寂在历史长河中的过往与文明,正是凭借艺术,才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重新呈现在世人眼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classicfoils.com/bianqianxulie/231/